织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织带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11天从逼婚到离婚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4:31:23 阅读: 来源:织带厂家

div>

若是做错了一件事,我往往会对自己反思,总结经验。可这一次,我无法理解他为何信誓旦旦地逼婚,11天后又决然地要离婚?

逼婚,以损坏我的名誉为代价

我和吴炜是大学校友。毕业后,我很幸运地能够留在上海工作。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大城市里,吴炜的关心,无疑给我平淡的生活增添了几分期盼和惊喜。渐渐地,我开始接受了他。

然而,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后,我发现我们经常因为小事发生争吵。性格的差异让我萌生了分手的念头。

可是当我提出分手后,他坚决不肯,反复向我求情。从那以后,他花了更多的时间来陪我,我感觉到他的努力,只好原谅了他,不忍心再提分手的事。

今年五一长假,我想外出旅游,他妈妈听说后立刻帮我们订好了去杭州的火车票,还托人在杭州定了一间客房。在美景似天堂的杭州,我们第一次发生了关系……

但是不久后,他的一个好朋友告诉我说他最近跟一个女孩关系很暧昧。我将信将疑。我了解吴炜,没有切实的证据,他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。我趁他不注意看了他的手机短信,果然发现一些非常暧昧的词句。他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吗?我顿时有一种被欺骗的愤慨:“说吧,你到底要谁?”他慌了,赶忙说:“我当然要你了,我们真的没什么。别生气……”我还是很生气,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?天知道他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,不如趁早分手。

当我做了这个决定后,我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。第二天下班后,我一个人尽情地逛了一遍淮海路,看着身边经过的一对对情侣,我一点都不羡慕,因为我有一种“刑满释放”的快感,我要珍惜独处的每一分每一秒。

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

分手后的第二个星期,我发现自己的例假迟迟不来,还时有乏力、呕吐的症状。我心里一凉,赶紧去药店买了“早早孕”试纸来检测,结果居然是“阳性”。我当时如五雷轰顶,瘫坐在椅子上。

现在想来,我还是觉得奇怪,吴炜偏偏这时候打电话给我,而且第一句就问:“如果就这样分手,你有了我的孩子怎么办……”而我在慌乱中居然对他说出了真相。如果不是那个电话,我后来的生活也不至于一团糟。

那天,他早早下了班来找我。吃过晚饭,他握着我的手很认真地说:“我们结婚吧!”我本能地把手抽回来,没有回答。事实上我满脑子都是对他过去种种的否定和对他现在行为的质疑。我认为这是他一时幼稚的想法,无论他怎么拍胸怎么保证,都无法让我相信他的忠诚。

可没想到,几天后我突然接到了他一个好朋友打来的恭喜电话。原来,他很快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同事。一传十,十传百,几乎他的所有家人、同事都知道了我怀孕的事。大家都很开心地来恭喜我,说吴炜要做爸爸了,开心得不得了,整天喜笑颜开的。

更夸张的是,他还从公司同事那里买了一箱水蜜桃送到我公司,叮嘱我好好养身体。他的如此“关心”,让我又羞又恼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我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,根本不想跟他结婚,只是我想到“手术”就浑身发抖,一直难以克服自己的心理恐惧,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去做手术。但他居然这么快就把这件事公诸天下了!而我这方,甚至我妈妈都不知道这件事!何况朋友和同事!

接下来的日子,为了隐瞒家人和朋友,我一直躲着他,也不接听他的任何来电。不幸的是,他还是在公司楼下“抓”到了我,他很生气地斥责我执拗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。他说为了孩子的健康,我最好尽快告诉公司领导我怀孕的事。

真是太荒唐了,“未婚先孕”这种事在公司传开会严重影响我的声誉。我好不容易在这家知名外企立足,绝对不可以因为这种事而毁了前途。他说:“好。但是你要听我的话,否则我就要把这件事告诉你们公司领导。”我当时很气愤,但又很怕他真的说出去。

就这样,在他的“威胁”下,我们7月26日去领了结婚证。我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个婚姻,孩子毕竟是个小生命,他也毕竟是孩子的父亲,再说我们也确实有过快乐时光,结婚后他应该会对我好的。现在想起来,都好像做了一场梦。

接下来就是忙着准备婚礼了。订做婚纱、拍婚纱照、订酒店……有时一边忙碌着,一边会在心里想:“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什么呢?”但我还是像一个不断地被鞭笞的陀螺,停不下来。

离婚,像口头禅一样挂在嘴上

其实我不知道吴炜是否为他的承诺做好了心理准备。医生嘱咐过我们早孕期间是不可以同房的。但他的要求不但不曾减少,反而日渐增多。我无法阻止他,所以总是很担心。

可不幸还是发生了,8月初,我感到腰背坠痛,并伴有大量出血,急忙到医院检查,诊断结果是自然流产。那是一种极其伤痛的经历,那种失去骨肉的伤心和身体承受的巨大痛楚……尽管最初我并不想要这个意料之外的孩子,可他毕竟是我的血肉……

我神情恍惚地回到家里,吴炜问我检查结果,我没说话,只是一个人回到房间独自落泪。他又去问他妈妈,得知了结果。他来到我面前,我满以为他会安慰我,拍着我的头说不要紧。可他却只是淡淡地说:“如果你早些听我的话,也就不会弄成今天这样。”他的反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,仿佛孩子的流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我觉得委屈极了,背过身去,不想再看他。

孩子没有了,我们之间一下子冷了许多。他不再那样关心我,而且时常表示对我的不屑和不满。我的心,越来越凉了。父母不知道我怀孕又流产的事,知情的人又对我漠不关心,我常常感到迷茫和无助,真的是我错了吗?

打击是接踵而来的。8月7日,我们领证后的第11天,吴炜突然向我提出离婚,理由是“孩子没有了,他整个人失去了方向”。我心里早已装满了委屈和悲愤,明明孩子的流失跟他是有直接关系的,可他居然在我身体最虚弱的时候提出“离婚”!而他说的这些理由,又算是什么理由呢?难道他结婚就是为了孩子吗!或者他在外面其实一直还有别的女人?我再次感到被骗了。这次我被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摧垮了,连续几天都卧床不起,神情恍惚。

然而才过了5天,吴炜在父母的劝说下又回心转意了。他说他还是很爱我,只是一时糊涂,让我伤心了,希望我能原谅他。他说得那样轻松,我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可是婚礼已经筹备到一半,如果我坚持不原谅他,难道真的离婚吗?我陷入矛盾与挣扎之中,最终我还是原谅了他。

9月初,双方家长终于正式碰面,决定10月10日在上海举办婚礼,10月22日在我家乡举办婚礼。于是我父亲在家乡预订了60桌酒水,邀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。

不料,婚礼前10天,我父亲和吴炜因为一些小误会发生了争执。起因很简单,父亲想去看婚房,吴炜却显得不耐烦,父亲觉得没有受到起码的尊重,于是批评了他一顿。

没想到当天下午,我和吴炜买好婚戒后,他借故开始发作,对我说了很多很伤人、很难听的话。我忍气吞声地劝了他三个小时,他却愈发极端,丢下我一人,独自离去了。

翌日,他电话给我说希望好好谈谈。于是,我应邀去丁香饭店吃饭。饭后,他开了一间房间要求和我单独谈谈。我忍着委屈,劝说他不要因为一件小事而闹这么大的情绪。但他很沮丧的样子,说再也没脸见我父母了,只有离婚可以解决问题。

见他如此执迷不悟,我绝望地起身离开。这时,他却突然冲上来拦住我,说很想让我陪他一晚。我快气疯了,张口想骂他流氓,却被他强行按住……一切平静后,他温柔地向我保证再也不提“离婚”两个字。

第二天,他约我一起去看电影。我来到他们家,感觉气氛很反常。他妈妈在阳台上摆了两把躺椅,还有水果,说要我们两个好好谈谈。“离婚吧,我不爱你了。”吴炜一本正经地说。

又是离婚?!昨天不是说不再提了吗?我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。登记结婚没几个月,他动不动就提离婚,像口头禅一样挂在嘴上。眼前的这个男人提离婚,就像小孩子向大人要糖吃要不到,赖在地上哭一样。他只要觉得哪点不顺他心意,就提出离婚。

我忍不住哭出来,想要离开,却被他和他妈妈一再阻拦,要我面对现实,“好聚好散”,快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。我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掉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,头痛得像要炸裂一样,只想快点从里面逃出来……忽然我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,直到只剩下无边无际的黑暗……我拼命睁大眼睛,耳边是他凶恶的声音,眼前却一片漆黑。瞬间我的脑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:我看不见了!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吓懵了,我本能地靠着墙,慢慢蹲下来,蜷缩着身体,一动都不敢动。

我感到有人在用力拖我站起来,我害怕极了,拼命哭喊着:“你们还想干什么呢!我看不见了!”终于,周围安静下来。悄无声息的几分钟后,有人强行抱起我,走了好久,然后好像进了一辆车子……再后来,有个人把我放在一个地方,告诉我已经在家门口,就走了。我慌乱中叫着“妈妈”、“妈妈” ……妈妈和爸爸把我领进家门,抱着我失声痛哭……

医生诊断后,说我是因为哭的太多,眼压升高,才会导致短时间失明,要我一定要静心修养。可我如何静得下心,离婚,到底是他要挟我的一种手段,还是他的真心话?我似乎已经分辨不清了。

可从那以后,吴炜每天都会打电话来催我办离婚手续。长假7天,我除了治疗眼睛,就是每天躲在房间里,对着挂在窗口的婚纱掉眼泪。隔壁大楼的女孩出嫁,婚车一来,爆竹声响,明明喜庆的模样,传到我耳朵里都化作一片悲凉。

婚礼倒计时的最后一天,吴炜依然坚持离婚。我不得不面对现实,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,跟同事和朋友们逐个解释婚礼取消这件事,在形形色色的目光下一张张收回喜帖,退还礼金。他妈妈还把我留在他们家的所有衣物打包送到我公司,托同事交给我。这更加引起公司沸沸扬扬的议论,我每天都承受着各种风言风语和眼神的袭击,我的身心简直都要崩溃了……

更残忍的是,我在一个星期后收到了法院传票。我看到他的离婚诉状摘要,惊讶他居然能隐瞒我流产的事实,只是一味强调两人的性格不合,无大额公有财产,要求法院准予离婚。现在他的起诉因我的身体原因被浦东法院驳回。但离开法院时,他冷冷地对我说:“六个月后见。你一分钱都休想得到!”对于这样的悔婚案件,我陷入了迷惘……

(文中人物为化名)

[编后语]

如果因为爱一个人,而要和对方结婚,那肯定是希望天长地久。可吴炜这个婚逼得奇怪,离的也奇怪,短短数日心中有太多的不解。婚姻的开始,让人别扭;婚姻的继续,更让人担心。这真是一场婚姻的闹剧,也是一场婚姻的悲剧,相信其中的缘由只有双方当事人才心知肚明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